當前位置: 首頁 > 公司新聞 >

同濟大學“校友擷英”之“工程技術界”之“張坦賢:同濟動力將軍魄力 特種工程中國第一”,中國“建筑橋梁醫生”的杰出代表之一

時間:2015-06-09 10:00發布者:admin 點擊:
同濟大學校友擷英之工程技術界之張坦賢:同濟動力將軍魄力 特種工程中國第一,中國建筑橋梁醫生的杰出 代表之一,校內外反映熱烈。 http://www.tongjiren.org/front/content/view?object.id=131402
        同濟大學校友擷英之工程技術界之張坦賢:同濟動力將軍魄力 特種工程中國第一,中國建筑橋梁醫生的杰出
代表之一,校內外反映熱烈。
請點擊同濟大學鏈接網址:http://www.tongjiren.org/front/content/view?object.id=131402

張坦賢:同濟動力將軍魄力 特種工程中國第一
 

  神通廣大的孫悟空,無法移開如來佛祖壓在身上的大山。可現實生活中有一個人將重達6000多噸的優秀歷史保護建筑斜向爬坡移動了57.48米。這里沒有神話的虛構,這項移位工程震驚了中國和世界,被業界和媒體稱為“中華第一移”。

  變化無窮的孫大圣,好不容易變成了一座小寺廟,卻在廟后面露出了尾巴,讓二郎神逮個正著。可凡塵世界里有一個人將一座見證中國近代工業發展進程的巨型老工業廠房,在不增加建筑高度的前提下,在老建筑“肚子里”,生生由十層變成了可使用的二十層。這里沒有神話色彩,這項改造工程震驚了中國和世界,被業界和媒體稱為“中國第一改”......

  這位屢屢創造被中央電視臺、人民日報等眾多海內外媒體和業界稱為“建筑奇跡”的“大圣”,很少人知道他是來自著名“將軍縣”興國縣的江西老俵,畢業于同濟大學的張坦賢博士。他用同濟的動力、將軍的魄力,作為設計和施工的總負責人創造了特種工程的一個個“中國第一”、“世界前所未有”和“世界史無先例”。

  張坦賢身上有著太多讓人欽羨的光環。我們曾在中央電視臺新聞頻道、國際頻道、東方衛視、上海電視臺外語頻道、第一財經、香港翡翠臺和人民日報、解放日報、文匯報、廣州日報、東方早報、羊城晚報等多家新聞媒體上看到他的故事。得知《橋》是一本深化滬贛友誼、促進兩地發展的刊物,數十年來始終有著濃郁故鄉情結的張坦賢,推遲了鳳凰衛視的節目錄制,百忙中欣然接受了《橋》記者的采訪。

家鄉哺育,思情永記

  張坦賢現已是一位在國內外業界享有較高聲譽的大名人,對現在的成功所言不多,更多的是感恩父母的身教、老師的言傳和家鄉的哺育。他從小喜歡讀書的故事,在家鄉留下了一段段佳話,他說酷愛讀書與他爸爸的熏陶有一定的聯系。蔣經國從贛州行署專員位上逃往臺灣后,共產黨在贛州辦了個干部培訓班,爸爸作為有些文化的秀才選為班長。張坦賢說:“我十分敬佩爸爸,他的一生雖然很不平坦,但留下了不少傳家的墨寶,說他一生都是喜歡讀書一點不為過。”

  張坦賢之所以學習和工作都是“拼命三郎”,與他母親的身教分不開。他說:“我的記憶中,母親一生都是極其操勞忙碌的。媽媽種的蘿卜、紅薯幫助了不少上世紀60年代饑餓難捱的鄉親,尤其一對姓吳的孤兒兄弟。讓我一直痛徹心痱的是,母親80歲那年與我們通最后一個電話時,她先是講花生、豆子收了多少,養了多少雞,當說完殺了一個大鵝要帶到上海給孫子吃這最后一句話時,無任何先兆地立刻倒下了,因為中風直至過世也沒有再醒過來。回家看到滿樓的農產品時,我淚如雨下!”。雖然張坦賢曾勸過父母無數次要多休息,每每無效,但勤勞、善良的秉性這些骨子里的傳承,為社會成就了一個碩果累累的行業國家棟梁。

  “家鄉小學到高中的老師,雖然處在憑老繭上大學的年代,但是他們把知識和做人的道理毫無保留的傳輸給了我們,一生都感激他們!”,張坦賢回憶道,并報出一連串讓他感恩一輩子的老師的名字。1977年15歲高中畢業的張坦賢,至1978年12月入學,做了1年半地地道道的農民。鄉親們怕15歲的孩子累著,選他當了生產隊的記工員。大隊干部為了培養他,16歲時當上了大隊團支部書記。鄉親們的照顧和培養他銘記在心中。

  “想起一生累到死的勤勞父母,我工作沒有不拼命的理由;想起家鄉老師的辛勤培養,以及整個高中未考取但很聰明的同學(全年級只考取我一個人),我沒有不一直發奮讀書的理由;想起鄉親們及大隊干部的信任和期盼,我沒有不努力學習和工作以便更好地有能力回報相對落后的家鄉的理由”,張坦賢發自肺腑的話語,擲地有聲!

“野蠻”求學 “學”“術”全能

  張坦賢博士的求“學”的經歷用“野蠻”來形容再貼切不過。1978年起到攻讀完博士歷時20余年。碩士和博士都是工作幾年后在同濟讀的,一方面是為了賺錢,賺錢至少可解決兩方面問題,即自助學習和獨立資助父母生活,另一方面可積累工作經驗,到校學習后真正知道為什么而學。尤其碩士、博士都是帶著問題去讀的,碩士是在設計院工作11年后去讀的,研究的是超高層建筑控制側移的問題,是國內第一次較系統地論述和解決了超高層建筑控制側移的問題,其成果分別在第五屆國際高層建筑學術會議和第二屆中日英港澳臺建筑結構學術會議上宣讀,成果分別被國內、以及臺灣101大廈和日本等超高層建筑的設計中參考與應用。針對國外經驗以及我國近幾十年暴增的新建建筑和橋梁工程,以及眾多的古建筑急需維修保護的問題,張坦賢在同濟大學攻讀博士學位,解決了國內外該領域急需解決的幾個前沿應用問題和相關理論的建立。“結構工程的碩士和博士,尤其是攻讀同濟大學的,肯定需要付出艱苦的努力,更不是為了圖個虛名,目的就是希望通過科研攻關解決實際問題。”張坦賢說。

  通過工程實踐中發現的問題,經過刻苦攻關,張坦賢博士取得了就是全職在校的教授,一生也要付出十分艱苦努力才能完成的一大批科研成果:主持和參與了五個國家重大科技支撐計劃攻關項目,作為主要起草人參與編制了行業的七部國家規范標準,作為第一、第二完成人申報和獲得了四項國家發明專利及五項國家實用新型專利,作為第一完成人在全國學術會議上,國內外首次宣讀了其開創和建立的“運動加固學”的理論和科研實踐等成果......

  建筑工程行業的“術”,其主要工作范圍分為設計、施工和監理。張坦賢博士在這三個領域,都持有國家頂級的執業資格并取得令人矚目的成績:結構設計他是國家首批一級注冊結構師,施工他是國家一級建造師,主持完成了包括“中華第一移”、“中國第一改”、“中國第一樣板”等眾多工程的設計和施工,并分別擔任施工企業總經理和設計院院長。此外他還擔任過監理公司的主要負責人,是國家注冊監理工程師。

  因此他在理論研究上像一個教授,他在實際工程中更是一個資深的結構設計師、項目管理和施工工程師。理論和實踐如此完美結合的背后,是他付出的超常勞動。“瘋狂掠奪時間,瘋狂燃燒生命,一輩子干三輩子的活”,張坦賢百戰歸來依然銳氣不減,就像一塊無盡能量的煤炭,熾烈地燃燒著,為社會的文明和進步奉獻著他的才華和生命。

全國建筑物鑒定與加固技術交流會黃山會議發言

張坦賢教授接受新華社采訪

公司總經理接受中央電視臺記者采訪

特種工程,中國第一

張坦賢博士不僅取得了豐碩的“學”“術”成果,由他作為設計和施工總負責人主持完成的特種工程,創造了眾多的“中國第一”。

由巨型老工業建筑改造成創意園的上海法蘭橋創意園10號樓,不僅單體體量大而且層數、建筑高度和結構高度均創造了國內第一,這些創造第一的高度、層數以及多次改建造成的不統一的多種結構形式,必然在抗震要求、結構安全和功能實現上成為了老工業建筑改造成創意園難度質的飛躍的國內第一。這個中國第一通過中央電視臺新聞頻道罕見的長篇幅的播報,為國家的節能環保事業做了一個十分好的鮮活的示范例證。張坦賢博士在報道中有理有據的敢說,給了當今社會瘋狂追求GDP、不顧百姓死活大拆大建的官員一記響亮的耳光。這個報道也常成為全國各地媒體和百姓,揭露和批判這些嚴重影響社會和諧的丑惡現象的有力武器。這個中國第一把十層已使用了幾十年的老工業建筑,在不增加建筑高度的前提下,增加了一倍的可實際使用面積,而且還可以同新建建筑一樣具有50年的設計使用壽命,為業主和社會創造了巨大的經濟和社會效益。中央電視臺新聞頻道、新華社等多家電視媒體,文匯報和東方早報等多家報紙以及新浪、搜狐和網易等門戶網站都集中進行了全方位的新聞報道,被業界和媒體稱為“中國第一改”。

上海市原民立中學四號樓是具有90年歷史的上海市優秀歷史保護建筑,石庫門是上海的記憶,此移位工程對于保留上海的歷史記憶具有十分重要的歷史意義。重達6000多噸且經過90年歷史蒼桑的巴洛克風格的底層大空間磚木結構,不僅需要斜向斜坡爬行57.48米,還要克服在她四周日夜趕工的世博地鐵13號專線施工的重型機械設備產生的震動影響,移動過程中還要整體經過一個磚砌的簡易防空洞的頂部,這樣復雜的施工環境和技術難度,國內外尚無先例,古建筑磚木結構移動的面積和高度也是國內外之最!中央電視臺綜合頻道、新聞頻道、國際頻道、新聞30分、上海東方衛視、上海電視臺外語頻道、香港翡翠臺和人民日報、人民網、新華社、文匯報、廣州日報、羊城晚報、東方早報,以及各大門戶和政府網站等眾多媒體,報道該工程創造了“建筑奇跡”、“世界古建筑移位歷史上史無先例”,“施工難度在世界古建筑移位歷史上尚屬首次”,“中華磚木古建筑第一移”。在國內外產生了重大影響。

“文遠樓的節能改造,就是為了綜合運用生態技術,為今后世博會老廠房節能改造做試點。”擔任著上海世博會總規劃師的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院長吳志強說。作為全國老建筑節能改造的樣板、“生態世博”先行示范項目,“歷史保護建筑的生態節能改造在我國尚無先例,文遠樓可以說是創此先河”。中國房地產報、上海青年報等媒體以“同濟文遠樓:老建筑生態節能改造的“樣板間””作了報道。被業界稱為節能環保改造“中國第一樣板”。

此外,張坦賢博士是國家和上海市特種工程領域的重要組織和參與者之一,是全國建筑物鑒定與加固標準技術委員會委員,上海市建筑物鑒定與加固標準技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兼執行秘書長,國家唯一建筑移位技術研究中心——同濟大學建筑物移位技術研究中心副主任。

反哺家鄉,“軟硬兼施”

聊到江西如今的發展,張坦賢博士說:“家鄉是我們的根,家鄉的建設和發展一定要盡自己的綿薄之力”,張坦賢博士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家鄉的召喚就是命令”,他不顧一切丟下外面的事情,回家鄉參與的建設就有三條路和一所學校。興國縣境內56公里的319國道是江西省首次由縣級單位主持完成的國道,張坦賢應縣政府相邀擔任該項目的總監,組建了30多人的團隊,二年時間高效完成了任務,時至今日,從319國道進入和走出縣境的人,明顯感覺到興國縣境內的路況好很多。興國縣城到火車站的“將軍大道”,1997年春節回家探親,相關領導知道后請他進行規劃和設計,寒冬時節他自己親自操經緯儀、水準儀測量,并完成了規劃和設計。湖溪村出鄉道路,一邊爭取縣里支持,一邊自己帶頭捐款,從設計到施工全過程一直在現場主持完成,人民網對此還進行了報道。家鄉的一所小學兩次維修,他既免費設計,還捐款捐課桌。“家鄉的事無小事”,張坦賢把家鄉的事真正看成大事,認認真真,默默奉獻。

張坦賢既關心家鄉的硬件建設,更關注家鄉孩子們的成長。他常說:“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他更希望通過自己的點滴努力提升家鄉發展的“軟實力”。張坦賢博士說“我一直想有機會在家鄉當一至兩年的全職鄉村教師”,這個情結和夢想,由于幾個公司的事務和科研工作的繁忙,一直未能成行,所以他轉而想組織事業有成的興國籍同學、同事和朋友回家鄉講課,他說“我們興國人杰地靈,古有唐中書令鐘紹京,宋理學詩文家李潛、李卿、李仆父子兄弟七進士,明史學家呂復等;近代、當代人才更是群星璀璨:有譜寫《長征組歌》能文能武的總政主任肖華上將、軍法上將陳奇涵、總后主任邱會作、空軍司令吳法憲、抗美援朝第一個進朝先鋒軍和最后一個退朝時殿后的軍長、后來的北京衛戍區司令溫玉成等54位共和國開國將軍,一個縣的開國將軍占全國1000余位將軍的近1/20,興國人民做出了何等的犧牲又是何等的光榮和驕傲啊!我希望能通過我們的講學,讓家鄉的孩子明白做人不能妄自尊大,但也不能妄自菲薄,讓我們及下面的一代代都記住:我們興國人還行!”

“同時,我們應該利用上海在滬贛人的資源成立一個專門支持家鄉發展的智庫,這個智庫的主要功能是為促進滬贛兩地合作共贏牽線搭橋,為家鄉選擇更好的發展方向和發展思路建言獻策,同時這個智庫還應該肩負起正確引導家鄉學子人生之路的重任。”張坦賢博士的拳拳之心令人感動。


------分隔線----------------------------
公司新聞